从歌女到神医,揭秘宇文柔奴传奇的一生_历史

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宇文柔奴的故事,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。

在宋朝时期有一位女子叫做宇文柔奴,小的时候父亲是宫里的御医,给皇上看病的,但由于性格刚正不阿,遭人陷害,被关进大牢含冤而死。宇文柔奴的母亲备受打击,那个时候女人基本上都是在家相夫教子,男人在外抛头露面养家糊口,所以丈夫没了,这个家也算是垮了。最后宇文柔奴的母亲也重病去世,可怜的宇文柔奴尚且年幼就成了孤儿。

这时宇文柔奴的叔叔找到她,但叔叔并不是帮忙的,而是趁机来占便宜。见宇文柔奴举目无亲,就假意把她收留,然后转眼就将宇文柔奴卖到了行院。行院里都是歌伎这类卖艺的女子,和青楼是不一样的,所以宇文柔奴的叔叔还算是有那么一丁点良心。

行院里的老鸨子见宇文柔奴虽然年纪小,但长得十分可人,言语之间显得很聪慧,于是就很喜欢她,并对她精心培养。宇文柔奴当时也无法抉择自己的命运,就开始学习琴棋书画,听老鸨子的话。几年之后,才貌双全的宇文柔奴就成了行院里的头牌,名气越来越大,还有了个艺名叫柔娘,也叫酥娘,不少文人雅士都排着队来见她。

image.png

柔娘有了名气,在行院里也就有了地位,作为老鸨子的“摇钱树”,她恨不得把柔娘供起来。但柔娘心里非常清楚,这不是自己的久留之地,所以心里一直想另寻出路,能够早日离开这里。有一天,行院里有一个姐妹生病了,柔娘心眼儿很好,带着这个姐妹去医馆看病。

来到医馆,柔娘一看治病的郎中,这人她认识,是父亲生前的故友陈太医。这位陈太医和柔娘的父亲交情很深,在柔娘的父母去世后,陈太医也曾找过她,但是一直没能找到,也就放弃了。今天见面才得知柔娘一直在行院,陈太医就觉得愧对老友,让柔娘受了苦,于是二话不说,自掏腰包又托人帮忙把柔娘从行院里赎了出来。

从这开始柔娘就在陈太医的医馆里打下手,还学习医术,这一学不要紧,进步飞快,也许是继承了父亲的医学天赋。在陈太医的教导下,柔娘很快能独立给人看病,而且不断被人们称赞。柔娘也算是找到了人生的追求了,生活的也越来越好。

后来柔娘遇到了大才子王巩,见王巩风度翩翩,正是自己意中人的形象,就喜欢上了他。王巩当时还在做官,而且已经成了亲有了妻室,但柔娘还是一位很勇敢的女子,为了能留在王巩的身边,甘愿做他府上的歌女。

image.png

王巩也很受感动,就把柔娘留在了身边。之后发生了乌台诗案,与苏轼是好友的王巩不仅因此受到了牵连,而且还是被罚的最重的,从秘书省正字贬到岭南的广西宾阳。那时候交通不发达,王巩被贬了官还要去到那么远的地方,家里的人都不愿意陪他受罪,于是从家奴到妻子都一哄而散,唯独柔娘愿意和王巩前去赴任。

在岭南的日子柔娘也吃了不少苦,但还是心系着更加疾苦的百姓,除了照顾王巩,其余时间就上山采药,然后给人们治病,被百姓们赞誉为神医。后来王巩被召回京城,离开的时候当地的人们都自发前来送行。

王巩和柔娘与苏轼在京城相会,苏轼对王巩一直心有愧疚,就问柔娘:“广南风土,应是不好?”但柔娘只说了八个字,却道出真情:“此心安处,便是吾乡。”苏轼颇为感动,提下一首《定风波》:

常羡人间琢玉郎,天应乞与点酥娘。自作清歌传皓齿,风起,雪飞炎海变清凉。

万里归来年愈少,微笑,笑时犹带岭梅香。试问岭南应不好?却道,此心安处是吾乡。

上一篇:揭秘:明朝的“两京十三省”是指哪些地方?_历
下一篇:没有了
永修新闻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40776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