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融监管释放重磅信号!专家:明年3、4月全面推

10月21日至23日,2020年金融街(000402,股吧)论坛年会在京举行,金融监管部门持续释放重磅信号。

“货币政策需把好货币供应总闸门,适当平滑宏观杠杆率波动。”“所有金融机构都要抓紧做好数字化转型。”“按三个原则稳步在全市场推行注册制。”“对金融控股公司进行穿透式监管。”……

如何解读金融管理部门负责人释放出的重要信号?金融风险怎么防?监管将要出什么新招数?10月22日,时代财经采访了数位专家。

从事金融数据标准化与数据治理工作20余年的专家王昭彧对时代财经表示,1997年至今二十余年,历经金融危机、经济危机的冲击,银行业微观审慎以资本充足率为核心的监管架构已趋完善,但系统性风险却可能因此而被忽视,宏观审慎监管因此越来越被重视。他希望,《宏观审慎政策指引》的出台能让规则更简洁清晰,让市场稳健发展。

证监会释放出“做好全市场注册制的改革准备”的信号,南开大学金融发展研究院院长田利辉教授分析道,注册制在全板推行是大方向,但具体的操作需要根据中国的经济的具体事实和金融发展情况。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徐洪才则预计,明年全国两会以后,即3月中下旬或4月份全面推行注册制的可能性比较大。

图片来源:图虫创意

宏观审慎管理确保金融稳定性

“宏观审慎政策”是潘功胜发言的关键词,他提到,《宏观审慎政策指引》围绕政策目标、系统性风险监测评估、政策工具箱,政策传导等要点,健全宏观审慎治理机制,探索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宏观审慎政策框架。他还透露央行计划分步实施宏观审慎压力测试并将其制度化,相配套的《系统重要性银行评估办法》和配套监管方案将于近期发布。

“宏观审慎的管理跟总量的流动性投放不太一样,跟‘放水’没有必然的关系。宏观审慎主要是控制各个部门的杠杆比率。”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对时代财经指出。

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徐洪才分析,宏观审慎政策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提出来的,是监管部门进行的一系列逆周期调节的实践,以防金融机构在面对经济下行压力时一哄而上,收紧信贷引发市场失灵。“现在央行要出台指引,是把过去几年做的调控提升到政策层面,在总结过去经验的基础上进一步完善细化,系统地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政策框架。”

对于该指引在实际操作中的特点,田利辉认为,该指引应强调宏观政策的稳健性和根据具体情况的灵活性,对金融机构以及资本市场进行多角度、多层次的监管。

山东潍坊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副局长欧永生也向时代财经表示,对金融体系的有效监管是预防金融风险发生的基础。宏观审慎管理既要从金融市场与周期性方面考虑,也要从整个金融体系进行考虑,既要做到系统性,可预见性,又要及时动态调整,以确保金融行业的稳定性。

此外,潘功胜还指出,在宏观审慎政策框架下,“要做好宏观审慎政策与其他政策的协调配合。加强宏观审慎政策和货币政策、微观审慎监管政策的协调配合”。

对此,徐洪才分析,微观审慎就是指金融机构的资本充足率、流动性比例等,从内控机制进行风险管理趋利避害。而宏观审慎是考虑整体的系统性风险,而系统性风险则是受制于微观主体的行为,央行通过各种调节手段进行纠正。

潘功胜提到下一步“强化系统重要性银行监管。建立我国系统重要性保险机构、证券机构宏观审慎管理框架”。徐洪才认为,工农中建交等头部银行在银行系统是第一方阵,具有系统重要性,牵一发动全身。因而要对其资产规模、负债规模整体进行量化控制。而央行对中小银行的资本充足率要求则不太一样的,因为中小银行酝酿的风险是局部性的金融风险。

徐洪才还表示,今年《政府工作报告》其中一个核心观点是M2、社会融资规模、信贷资金投放(信用扩张的速度)要明显快于去年。据第三季度公布的GDP数据,经济形势较为乐观,政府宏观调节大概率是回归常态化,即M2、社融的增长要和名义GDP的增长速度相一致。

“为了应对疫情,上一阶段提到宏观杠杆率的适当的阶段性提升,最近两三个月边际已经开始收紧,以防资产泡沫的产生。”

全面推行注册制是大方向

对资本市场而言,北京金融街论坛释放出最为深刻的信号或是注册制将在全市场推广。

证监会主席易会满21日表示,“让市场对监管有明确预期。完善以投资者需求为导向的信息披露规则体系,健全发行承销机制。要以注册制改革为龙头,带动资本市场关键制度创新。”

证监会副主席李超在22日的分论坛表示,“下一步,证监会将扎实稳妥办好注册制改革这件大事,做好全市场注册制的改革准备,构建有利于注册制实施的监管体系,系统推进基础制度改革。”

邵宇对时代财经指出,注册制改革是资本市场最为关键性的改革,能够通过市场机制甄选出优质企业,将大量资源输送给这些企业,加快上市的进程,使得这些企业更加容易得到资本的支持和投资者的青睐。“注册制能为中国经济发展转型提供长期的金融资源,特别是股本来源。一方面可以控制和降低杠杆,另一方面有助于筛选出比较成功的企业。”

针对注册制改革的未来,田利辉表示,注册制在全板推行是大方向,但具体的操作是需要根据中国的经济的具体事实和金融发展情况。他认为,中国市场保持繁荣稳定的运行、慢牛格局的形成是把注册制向整个市场推进的良好基础。“经济复苏和注册制二者是相得益彰的,不宜在经济可能会出现问题或股市疲惫时全面推行注册制。”

对此,徐洪才持相同观点,他分析,证监会提出把注册制作为未来改革的基础性制度是有底气的。“注册制在科创板运行良好,创业板作为存量市场试点注册制也开局良好波澜不惊,注册制具备全面推广扩大的可行性。”

但他指出,注册制全市场推行不能急于求成,稳中求进是总原则、总基调。他预计,明年全国两会以后,即3月中下旬或4月份全面推行注册制的可能性比较大。

邵宇则认为,注册制全板推行前要多做实验,要是有足够多的样本进行论证。推行注册制不仅要完善上市的指引,还要有完整清晰的退市指引,保证一系列投资者保护体系要完整,运行起来要通畅。“出现一些体量比较大的企业退市才是注册制成功的标志,所以前期要多做试验,有足够的样本积累才能全面推广注册制。”

等待集体诉讼制度细则出台

21日论坛上,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对资本市场,再次重申“建制度、不干预、零容忍”九字方针,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原则,完善信息披露、发行、退市等基础制度。

同样,易会满在论坛提到,“下阶段将加强投资端制度建设,在融资端改革的同时协同推进投资端改革,壮大公募基金的管理人队伍,进一步完善投资顾问业务的规则。完善权益投资的制度安排,培育壮大资本市场长期投资的意愿和能力;加快推动证券集体诉讼制度落地,完善投资者权益保障救治的制度机制。”

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高莉23日在会上表示,支持北京开展证券代表人诉讼试点。

对于易会满提出下一阶段加强投资端制度建设,田利辉认为,中国一直在致力于提升投资者权益保护,不断推出更适合市场发展的制度,比如说证券集体诉讼制度等。本次提到“进一步完善投资顾问业务的规则”较为有新意。他认为,投资者可以向投资顾问、投资机构咨询,而不是必须向指定的券商咨询,进一步体现降低金融准入门槛、鼓励市场竞争。

“把投资顾问的选择权交给投资者体现了市场化,同时对投资者应有的权利进行保护则体现了法制化,市场化和法制化这两大理念推动着中国资本市场走向成熟。”田利辉解释道。

在保护投资者权益方面,修订历时6年、于今年3月生效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》是法律主体。此次修订新增了大量内容,包括投资者保护制度专章、强化信息披露要求、全面推行注册制、强化中介机构责任等。

其中,证券集体诉讼制度落地进展如何?对此,时代财经采访了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宋一欣,他表示,当前投资者维权多是共同诉讼或者单独诉讼,法院对这类案件采取示范诉讼的方式,即一个案子判决以后其他案子也相应根据这一标准作出判决。宋一欣介绍,按照最新的证券法,证券集体诉讼主要是指特别代表人诉讼,但目前来说,特别代表人诉讼还没有启动。

据悉,新证券法在新增的投资者保护章节中,在原有的普通代表人诉讼的基础上,又新增设了一种“明示退出、默示加入的”特别代表人诉讼。据证券法,特别代表人诉讼只能由“投资者保护机构”来提起,不能由投资者自行提起。投资者保护机构是需要有中国证监会来确定资格的机构,如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等。宋一欣律师指出,代表人诉讼确实是证券法的立法创新,但是具体操作怎么弄,只有继续等待细则进一步出台。

邵宇总结道,投资端制度建设主要是针对中小投资者保护,有中国特色的集体诉讼制度目前还在设计酝酿中,它跟美国原始的集体诉讼会有所不同,要进行一些微调或改造以更加适应中国当前社会现实。

上一篇:承接产业发展 六祖故乡云浮新兴投资推介到深圳
下一篇:没有了
永修新闻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40776号-1